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51 年下攻 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小攻

更新时间:2019-10-15 18:06:28

《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51 年下攻 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小攻 连载中

《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

来源:作者:珍珠雪分类:职场主角:玄烨,梁九功

《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作者:珍珠雪,职场类型小说,主角:玄烨,梁九功,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这几日孔清月没有来,玄烨倒是入夜后悄悄来了几次,两个人相对无言,玄烨只得借着卫氏身子抱恙的事情来探访一二,卫氏已病得有些迷迷糊糊...展开

《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免费试读

这几日孔清月没有来,玄烨倒是入夜后悄悄来了几次,两个人相对无言,玄烨只得借着卫氏身子抱恙的事情来探访一二,卫氏已病得有些迷迷糊糊,只不过每次对玄烨的态度都很不好,一双布满皱纹的污浊黄眼总是恶狠狠的盯着他,消瘦的身体似乎积聚了无穷的怒气,只差没从床上跃起,伸出双手去掐玄烨的脖子了。

阿雪心里很害怕,玄烨此人莫测高深,情绪不外露分毫,她实在怕他心里会产生疑虑,从而对卫氏不利,便常常强颜欢笑的把他迎了出去,在小院的石桌上摆上香茗茶点,与他闲聊一些日常琐事,却绝口不问一句关于纳兰府的事情,玄烨对她亲手制做的胭脂香粉很是有兴趣,他这些日子因处理三藩之事几乎是殚精极虑,几个晚上都不曾合过眼,自是没有空闲去后宫走动,他不知近日来后宫的女人为了争抢这些胭脂香粉都快踏破了辛者库的门槛,只是觉得一向晦涩冷清的辛者库,因有了阿雪的存在,好像整个环境都变了一番,就连那管事的嬷嬷,也收拾得比平时看得顺眼了,脸上还擦了胭脂,淡淡的粉色,把她那粗糙的皮肤也妆点得好了许多,他留意的看了看阿雪生活的小院,只觉得简单中不失女子的柔美,窗台上还摆放着几盆绿萝,细长的枝叶盘到了木质的窗棂之上,垂落的绿色嫩叶如珠帘一般,在寂静的夜里看去,心里很是舒缓。

“你这日子过得倒是静心,看得我很是羡慕。”

玄烨拉过阿雪柔软的身子,轻轻的抱在怀里,阿雪心下一惊,本能的就要挣扎,玄烨幽幽叹了口气,把头深深的埋在了她散发着淡雅清香的脖颈之中,近乎贪婪的深深呼吸着,

“别动,云珠,求你别动,你放心我不会强迫你,只是我的心好累,就想这样静静的抱着你,在这里呆一会儿,好吗?”

阿雪本来是极不愿意的,玄烨身上浓重的男Xing气息弄得她的心十分不安,但此时她听到他如乞求般的脆弱声音,她的身体便生不出一丁点儿拒绝的力量了,只得低垂着头,让他抱着自己坐在他结实有力的双腿之上,任凭他充满侵略Xing的男Xing气息全部袭上她柔嫩修长的脖颈,那块本来微凉的皮肤,也在他紧紧贴合的肌肤接触之下渐渐有了温度,阿雪心中一阵恍惚,前尘旧事如破土而出,一幕幕的在她脑海里盘旋回放,她神思飘渺间,好像一下子回到了纳兰府的书房,那时候纳兰容若也喜欢在寂静的夜里这么抱着自己,她喜欢那种被他珍爱般抱在膝上的感觉,便总是在晚上去小厨房给他熬制夜宵,然后亲自用檀木托盘端了给他送去,他总是唠叨自己,说这些小事让下人去做就好了,怎么老是不听话,非要起夜亲自Cao劳,夜间风寒,如是因Cao持这些染了病可怎生是好。她恼恨他不懂夫妻之间的情趣,听到这话常常生闷气,但如今细细回想起来,只觉得他那时候说的话字字暖心,句句可贵,如今再想听到他的声音,哪怕是一句她曾经觉得厌烦的叨唠,都是一种无尽的奢望了。

阿雪想着想着视线便有些模糊了,玄烨抱着她的身子,只觉得Cao持一天累到极致的身体渐渐放松,紧绷的神经也慢慢舒缓,他满意的闭上了眼,闻着鼻尖的淡雅清香,就如同在沙漠中饥渴到极限的人儿突然寻到了一片广阔的绿洲,干涩的喉咙终于得到了淡水的滋润,疲乏的身体终于得到了绿地的拥抱,玄烨渐渐有些困倦了,他呢喃唤着云珠,抱着阿雪的双臂越缠越紧,随之伏在阿雪身上的身子也越来越沉,阿雪被他压得有些透不过气来,终于收回飘渺天外的神思,小心的扭过头来看向他,

“皇上,皇上?您是不是累了,皇上?”

玄烨没有回话,阿雪的身子被他紧紧禁锢在一起,怎么也挣不开,她有些无奈,只好咬牙按住身下石桌,背着玄烨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玄烨还是闭着眼抱着她,阿雪不知道他是真的睡着了还是故意捉弄她,也幸亏是在夜里,辛者库里的人都知道她喜静,又因卫氏病着,极易被吵醒,所以入夜后没人会来小院打扰她,阿雪涨红了一张绝美的俏脸,也幸亏她幼年身子不好,卢兴祖请了峨眉的隐士来教她练武调理内息,她自小基础便打得牢,所以力气比一般男子都大得多,此时背着玄烨也不觉得太过吃力,只是他高出自己太多,所以阿雪才被他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原地折腾了半天,阿雪实在是掰不开他紧紧环绕自己的双臂,思来想去,碍着他尊贵的身份,只好把他暂时请进自己住的偏房内暂作休息,阿雪睡觉的软榻就安置在窗边,她背着身子把他放到软榻上,见他身子在沾到软榻的一瞬便自然而然的柔软了下去,心中着实一喜,刚要起身,不料他刚刚放缓了些力道的手臂猛的勒紧,阿雪不曾提防,被他一个用力抱到了软榻之上,正好趴在他坚硬宽阔的胸口上。

这实在是个极其不雅的姿势,阿雪紧紧抿着淡粉的樱唇,脑袋努力的抬起,谁知刚抬头,额头便重重的磕上了他坚硬如铁的下巴,阿雪轻叫了一声,心中怒火油然而生,刚要使出内力挣脱,玄烨一个翻身,抱着她转了半圈,随后四肢如藤蔓一般缠绕了上来,把她死死抱住半分余地也不留,阿雪一阵天旋地转,待缓过神来,才发觉自己被他纠缠的一分力气也使不出来了,她两眼盯着软榻靠壁上雕刻得栩栩如生的水中睡莲,心中又是气又是羞,虽然这不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和男子同床而眠,但是玄烨的身份特殊,自是无法与和她拜过天地结为夫妻的纳兰容若相比较,而且纳兰容若在床上时,总是充满怜爱的轻轻拥着她,如何有过玄烨这般的放肆无赖的行径,阿雪被气得一阵阵的头晕,口中也不客气起来,怒斥着喝道,

“你,你这无赖、流氓、你快放手,放开我。”

玄烨还是不说话,只是把头放到了她的背脊之上,找了个更加舒适的姿势便又不动了,阿雪忙了一天,本来就十分疲累了,晚间又强打精神应付来访的玄烨,整个人的精神已是到了她身体的极限,这会儿子叫骂了一阵,渐渐便有些体力不支,到最后她终于抵不过身体传来的绵绵倦意,于夜深时,慢慢合了眼,她身后的男子在她闭眼时,慢慢的睁开了眼,一双黑玉般的眼在夜里显得尤为深邃,他抬手摸了摸阿雪困倦的睡容,起身悄悄吻上了她光洁饱满的额头,随后恋恋不舍得起了身,自己稍稍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后出了她的房门,临行前又回头看了看软榻,见阿雪侧着身子睡得不甚安稳,便快步走了过去,把她的身子摆正,见那薄被似乎有些单薄,便脱了自己的鸦青色锦缎祥龙外袍,轻轻的盖了上去。

玄烨看着她无暇的玉容,心中柔软渐生,刚想再陪她呆一会儿,外面便传来一阵猫叫的声音,他微皱眉头,拢了中衣出去,果见梁九功蹲在阿雪小院的墙角,正在冲里面学着猫叫。

“别叫了,朕出来了!你大半夜嚎个什么,如惊到了里面的人,朕绝饶不了你。”

梁九功被玄烨一脚踢到屁股上,他赶紧止住嗓子,谄媚的站了起来,

“奴才见那卫主子生得美,怕万岁爷您误了早朝,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哼,宫里美貌的主子多了,你这奴才见了几个,朕怎么可能因为女人误了早朝!”

梁九功连连请罪,玄烨今个心情不错,也没有真的降罪于他,梁九功伺候玄烨已久,自是会观察他的神色,对他的脾Xing也略知一二,此刻见他面上隐隐带笑,刚硬的脸部线条有所舒缓,便大着胆子说道,

“万岁爷,既然您如此心仪卫主子,何不封个位子给她,也好让她为万岁爷您开枝散叶,尽快诞下龙子?”

“这事朕自有安排,你只要给朕留心着点,别让后宫之人来骚扰她就得了。”

“是,奴才遵旨。”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