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太衍神尊》花千骨神尊徒弟衍道 BI 太衍神尊御姐

更新时间:2019-10-04 12:11:17

《太衍神尊》花千骨神尊徒弟衍道 BI 太衍神尊御姐 已完结

《太衍神尊》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杨过年分类:玄幻主角:董清,叶秋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杨过年原创小说《太衍神尊》,主角是董清,叶秋,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皇城一隅,蟾宫殿。 殿内灯火辉煌,人影幢幢,十几桌筵席一直铺倒殿外,每桌坐着十个人,吃客看模样都有些年长,倒像是百叟宴,每一个老...展开

《太衍神尊》免费试读

皇城一隅,蟾宫殿。

殿内灯火辉煌,人影幢幢,十几桌筵席一直铺倒殿外,每桌坐着十个人,吃客看模样都有些年长,倒像是百叟宴,每一个老叟背后都侍立着一位少年,这些少年或男或女,大多衣饰华丽。

在蟾宫殿的最上首有一张小桌,桌边坐着一个温婉如玉的女子,她长发及腰,明眸含笑,今晚的谢师宴便由她主持,她便是当朝长公主,名婉儿,号温平。

“长公主,时辰差不多了。”席中有人出言道。

“再等等。”温平公主虽然脸上淡定,但内心还是有些焦急,如果青彦榜榜首都没来参加宴会的话,那她主持的这场谢师宴绝不能算圆满。

“哼,这人好大的架子!”说话之人坐在第一桌,正是钟弃剑的先生吕自知,他说的这人便是原本要坐在他身侧的那个人,但此时位置空落落的,仿佛根本就不会有人来。

空位右侧的人脸色阴沉没有说话,但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他的不悦,他身后站着的少年雍容华贵,谦和从容,若是董清在应该能认出来。

再右侧坐的是苟寒山,他的脸色有些呆滞,显然心思并不在席上,坐在这里等了足足有小半个时辰了,让他想起的东西越来越多,疑惑也越来越多。

每一张桌子上都有些窃窃私语,看着明艳动人的美食只能干坐着等实在是一件折磨人的事情。

温平公主遥望殿外月色,叹了口气,道:“大家请用膳。”

大家纷纷拾起筷子,刚要夹菜只听温平公主道:“本宫代父皇感谢各位前辈为国造材,敬大家一杯。”

“吾皇万岁。”众人举杯齐声拜道。

温平公主续道:“各位都是国之栋梁,商国正值用人这际,若是各位有意出缺,本宫会代禀父皇。”

商国极为器重炼器师,很多治国之才都是从炼器师中挑选而来,因此青彦榜的意义在于老师,一则鼓励炼器师勤勉教学,二则鼓励炼器师入朝为仕,炼器师往往是一些深谋远虑,智商卓越之辈,商国近千年的发展也确实证明了炼器师是治国之才。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商国是重文轻武的,皇室的治国理念是四个字——“磅礴大器”。

席中有些炼器师闻言跃跃欲试,相对当官而言,炼器显得枯燥多了。但更多的炼器师是不屑的,在商国炼器师的地位已经足够高了,而且不用看人脸色,赚钱也是光明正大。

酒过三巡,饮得正酣,只听见外面慢慢踱进三个人。三个倾城的少女扶着一位高瘦的少年,从黑夜中走来,一步步,不疾不徐。

侍者将三人拦住,“三位,谢师宴有规矩,任何人不得随意走动,请站到各自老师的后面。”

“抱歉,我们的老师来晚了。”董清施礼道。

“快些入座。”侍者的语气并不客气。

席中空着位置的不止第一桌那一个,第五桌也空了一个位置,这个位置从排名上说正是金梧桐的位置,金梧桐也算自学成材,没有老师,所以她从一开始便没想过参加这个谢师宴。

金梧桐左右看了一圈子,大喇喇地坐在这个空位上。

那张桌子上的几位老者颇有些年岁,看到金梧桐坐下脸色有些不好看,“姑娘小小年纪便是名师,了不起,请问你的弟子呢?”

金梧桐看了一圈子,只见每一个老者身后都有一个年轻人,昂起胸膛道:“我的弟子就是我自己,我的老师也是我自己,有什么不可以吗?”

那位老者嘴角一抽,道:“原来姑娘是自学成材,谢师宴有规矩,但凡自学成材的还请离位,如果不嫌弃站在老夫身后也可以。”

“不好意思。”叶秋道:“这是我的弟子,只是我弟子有两个,一下坐不过来,况且她是饿了,在这里吃个便饭。”

“吃个便饭?说的轻巧,谢师宴是你们小辈想吃就吃的吗?”其中一位方脸老者不悦道:“有两个弟子上青彦榜很了不起吗?人家左庶长弟子五个进了青彦榜也没像你一样挂在嘴上。”

叶秋呵呵一笑,“前辈不要生气,我们不坐便是。”

“哼!”方脸老者胸中的气兀自未平,忿忿地道:“现在的年轻一辈太过浮燥,取得些丝小成就,尾巴便翘到天上去了,想当年老夫青彦榜前十都没这么嚣张。”

“就是!年轻人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到了明天朝歌争鸣就会知道自己的狂妄了。”一个头戴黑巾的老妪附和道,“你看他们还不知天高地厚地向前走,他们还以为那第一个位置是特意留着给他们的。”

话音刚落,那老妪整个人都石化了,只见那两个少女果然扶着少年大喇喇地坐在了那个位置上。

“不好意思,来晚了。”叶秋道,“还好能赶上。”

“你……”苟寒山如哽在喉,想说点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董清看了他一眼,笔直地站在叶秋身后,仿佛什么也没看见。

苟不冷定定地看着董清,“表妹,你们……。”

“姐姐,是你!”站在董清身边的少年有着说不出地喜悦,“我就知道一定是你,姐姐,我上次忘了告诉你我叫叶治。”

董清微微一笑,任由他说个不停,没有接话。

叶秋举杯道:“外公好久不见,叶秋敬您老一杯。”

“清儿,不要胡闹。”苟寒山许久憋出一句话。

“苟师弟认识?”叶治身前的老者问道,他是苟寒山的师兄,虽然在炼器一道上比苟寒山弱了一筹,但也是响当当的七品炼器师,颇受皇室重用,平日里教一众皇子炼器。

苟寒山不知道怎么回答,“让王师兄见笑了,是我的几个晚辈,喜欢胡闹。”

“这样总不太好。”王师兄脸色略冷道。

坐在另一侧的吕自知认得叶秋三人,道:“这位小兄弟,这个位置不是你该坐的地方。”

叶秋摇了摇头,道:“很抱歉,我是个瞎子,有位置我就坐,至于该不该坐不是我管的事情。你们就当照顾下残疾人。”

听闻此言,所有的人才仔细看向叶秋的眼睛。

“果然是个瞎子。”

“这个小瞎子什么来历,如此狂傲。”

“谁知道呢,自以为是瞎子就可以横行霸道?”

……

董清出言问道:“请问外公这里是不是谢师宴?”

“是。”苟寒山点头。

董清再问道:“既然是谢师宴,那我的老师坐在这里有什么问题?”

吕自知呵呵一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位置应该是青彦榜榜首董清的老师坐的,难不成你就是董清?”

董清抿着嘴唇,蹲身为礼,一字一句地道:“很不巧,小女子正是董清。”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吕自知脸色像吃了泥土般难看。

“她就是董清,榜首董清?”

“董清是一个女子?”

“董清的师傅不是叶秋吗?怎么会是一个瞎子。”

……

只有苟寒山比较镇定,“天下名叫董清的人很多,你确定你就是那个董清。”

“不错,天下名叫董清的人很多,但来赴谢师宴的却只有一个,你们不是已经等了很久了吗?”董清道。

席上一时无语,所有人面面相觑。

“原来你便是董清。”身后响起一个温柔无比的声音,正是温平公主。

董清知道此人身份尊贵,拱手行礼,“如假包换。”

“真是一个奇女子!”温平公主叹道,“据本宫所知董清的老师应该是家祖叶老先生,为什么坐在这里的却是一个英俊少年。”

温平公主对董清也做过一些功课,从炼器师公会一查便知她的老师是叶秋,叶秋是她祖太爷的名讳,从生下来就一直听这个传说,从来没有见过一面,想来是他老人家新收了弟子,不然绝不会有炼器师可以横空出世夺得青彦榜榜首。朝歌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想法,包括苟寒山和他的王师兄。

董清柔声道:“小女子有些不明白,我的夫君什么时候变成老先生了。”

温平公主的脑袋刹那间仿佛被董清绞得似一团乱棉,“你的意思是,这位少年先是你的老师,再是你的夫君?”

聆听者也都有些莫名其妙,就连苟寒山的王师兄都被绕了进去。

董清点点道:“也不全对,夫君应该先是我的夫君,再是我的老师,不然岂不乱了纲常。”

“我明白了。”温平公主是个聪明人,一点就通,“也就是说,这位少年名叫叶秋。”

叶秋点点头,“鄙人正是叶秋。”

“好胆!”那王师兄举杯掷地,怒目而视,“竟敢冲撞我老师的名讳!”

对某些人来说叶秋这两个字有如神明,比当今帝王还要尊贵,只要是商国中人,取名时连帝王的名讳都要避开,更何况是叶秋的名字,光凭这两个字,叶秋基本上可以判定死罪。

叶秋神色自若,“一个名字而已,指不定谁冲撞了谁。”

“如此说来,是我恩师冲撞于你了?”王师兄大喝一声。

叶秋有些无奈,“冲撞了便冲撞了,何足为奇。”

王师兄被气得头顶冒烟,转身对苟寒山道:“此子真叫叶秋?”

苟寒山点头,“但凭师兄处置。”

“老师,我看算了吧。”叶治忙道:“祖爷爷德高望重,怀柔天下,应该不会介意的。”

“治儿,此事关乎国体,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不要管。”王师兄道。

叶秋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流油的肥肉放入口中,“一个名字而已,难道要大开杀戒?一桌好菜岂不可惜。”

“欺人太甚!我王重今天把话掷在这里,你有命进来,没命出去!”

苟不冷嘴角露出淡淡地笑意,看着叶秋的处境他心中有说不出的快活。

吕自知冷笑一声,本来对这三个人就没有好感,刚才还让人丢脸,今夜隔岸观火真遂了他的心愿。

《太衍神尊》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