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双栖》双栖双宿 古代言情小说 双栖女体化

更新时间:2019-10-04 18:03:41

《双栖》双栖双宿 古代言情小说 双栖女体化 已完结

《双栖》

来源:青春说作者:苏念菡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青矜子,乐景

火爆新书《双栖》是苏念菡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青矜子,乐景,书中主要讲述了: 栖梧笛声绕云烟,青矜子岚流云千“子衿,你可在怨我。”她面前的磊落男子,眉梢挟带着一朵朵心碎的花开,就这样坦然的立在她的面前,语气...展开

《双栖》免费试读

##栖梧笛声绕云烟,青矜子岚流云千

“子衿,你可在怨我。”

她面前的磊落男子,眉梢挟带着一朵朵心碎的花开,就这样坦然的立在她的面前,语气温柔的道。她心下作痛,别过头去。山间的碧空映着山清水秀,金子般的阳光柔柔的落下一片不清不楚的阴影。

墨子衿,你可在怨他吗。

岁月如绸,执念如茧。

苍茫之间她听见自己的声音,一字一句将心痛掷地有声的延绵下去。

“我,会恨你。今生今世。”

栖梧笛声绕云烟,青矜子岚流云千。

一谁家唱断袖舞流年

栖梧山。琅琊阁旁。

小溪环绕着木房哗啦啦的响,朱雀在枝头唧喳喳的鸣。四周的林木长势正好,木房窗边的蔷薇花苞柔和地在阳光中展开一片片的芳香。屋内,人儿正睡的香甜。

墨子佩坐在床边翻阅书籍,面上柔和宁静。指尖时而翻动书页,发出轻微的细响。身边的孩童十三四岁的模样,发髻却在睡眠中散开。子佩不时抬头看着熟睡的小人,本清冷的眼神便浮上了笑意。

这一幕,仿佛尘世纷扰浑浊都霎那间如烟。

小孩儿许是做了什么梦,睡着睡着竟迷迷糊糊的笑出声来。他看着,伸手去掐那红艳艳的小脸蛋儿。倒是把小丫头闹醒了。她猛的从榻上坐起来,揉揉眼睛看来人是子佩,竟吓的语不成句,先前红润的面色也倏地的苍白了。连忙下床,跪下。

“师父…子衿不该偷懒,请师父惩戒。”

墨子佩收起楞在空中的手,起身离去。

子衿跪在地上,咬紧了下唇,眼神疼的似要滴出血来。数着师父离去的脚步声,片刻,才听见墨子佩淡淡的声音传来。

“无妨。”

她一愣。恍然的抬头,那男子立在门口,似是遥望屋外山水乐景,只是面上淡漠无波,好像同方才那个温文柔和的男子判若两人。

“若有下次,自己到嗣堂领罚。”依然是毫无情绪,却清冷好听的声音。

子衿一整容,连忙低头说是。然后听闻师父的气息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她才恍惚起身,揉揉跪到发麻的膝盖。

而此时,窗外日头西垂,晚风拂来一阵阵心碎。

而我们的故事,在这之前便早早的开始了。

说到墨子衿和墨子佩。名字这么相似,但是并不是兄妹,而是一对很奇怪的师徒。听琅琊阁里的其余师兄师姐说,子衿来到栖梧山时不过五岁,大雪的夜晚被人扔在山下,师父晨起下山才发现冻的浑身青紫的小婴孩。当他们都以为师父肯定要把这个来路不明的小破孩儿送到山下的某一户人家去,可是师父却大大相反将她留了下来,甚至起了子字辈的名,收做了徒弟。面对师父难得一见的温情,墨子佩的徒弟们上上下下都不能理解,甚至去找师父理论,结果无一不被师父训斥。

也难怪,天下第一阁琅琊阁当家,墨子佩的弟子不是那么好当的。

更何况,墨子佩,墨子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其中意味深长自然难以言喻。仿佛是有千年难尽的溯源牵系着这缘生缘定的二人。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

子衿一点点在琅琊阁长大,五岁被领回来就由大师兄墨子岚亲自教导习字,练功。师父好像永远都是那么忙,十天半月见不到一次人影也是常见,不过就算见到了又能如何呢。小子衿很听话很认真,也很刻苦,好像年纪轻轻就懂得察言观色似的,当正午日头高照,琅琊阁内练功场上的小弟子们都逐一退下用午膳时,子衿一个人挥动小小的拳头,正色凝神沉气,稚嫩的脸上满是生动的倔强。本打算退场的墨子岚也微的怔讶,留步,教导起小小的子衿来。

她最年幼,可是最刻苦也最老实,当初她莫名其妙的就入了琅琊阁,阁内弟子无不怨言,即使在师父面前不敢加以辞色,但师父一去,阁内抱怨,嘲讽,捉弄就开始沸反盈天。子衿虽小,却也听得来好话歹话,辩的清好事坏事。所以,不管是师姐们在自己的床榻上洒水,还是师兄们在日常练功交手时从不留情,浑身是伤的她渐渐都习以为常。起先墨子岚还会正色在阁里警示众弟子不可欺压子衿,后来也睁眼闭眼若无其事了。

后来她知道,那些师兄师姐为何总是看不顺眼她。想入琅琊阁,那可是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无法如愿的事,不管是名家贵族,还是商贾大户之子,都需要历经栖梧山上九重迷阵,三层幻局,生者入阁,死者惜别。可即便如此,每年仍有数以百计的人前仆后继上山。有的,是为了那传说中出神入化堪比仙人的琅琊剑法,而有的,只是为亲眼目睹琅琊阁阁主墨子佩的仙风道骨之姿。有人曾经说,在山谷曾偶见墨子佩采药,浅笑东方如玉温良,一袭月白竹裳似乎要融化在山间早雾中,唇角微扬俊朗举世无双,衣袂临风灼华胜桃夭。从此子佩公子的美誉便远传江湖。

而琅琊阁号称天下第一阁,却不是平白无故就有的称号。自琅琊阁成立近百年间,琅琊弟子励精图治,成就了数不尽的风流人物,为前朝提供了各式各样的青年才俊,琅琊阁像一个人才涌流的泉眼,前几朝的统治者甚至认为,得琅琊者得天下。孩子们从七八岁便可以耗费大量的精力人力登上栖梧山,而经过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打造之后出阁的这些人物,往往都会在各行各业大显身手誉满九州。琅琊阁内最神奇的还是琅琊剑法,作为琅琊阁的独门武功,动静之间皆有文章,出神入化的功夫在江湖上更是让人心驰神往。

相比之下,似乎没花什么功夫就入阁的墨子衿,难怪会被人怀疑嘲笑以平不甘。

可是那个传说在子衿心里只是传说罢了,入阁多年,还未见过师父笑过,更没见过什么月白衣裳。只是师父的颜面风骨,确如仙人美的惊心,却也遥远的让人心寒。

子衿只是想起那似乎永远悠远蓝白袍背影,心中有说不出来的怅惘,一缕一缕的像月光一样哀婉又明亮。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